中国文明网·总站
东莞文明网
首页聚焦 | 文明创建 | 讲文明树新风 | 道德模范 | 志愿服务 | 未成年人 | 我们的节日 | 全民阅读 | 主题活动
重要论述 | 文化名城 |   文明播报   | 文明风采 | 视频窗口 |   镇街动态  | 资料中心 | 公益宣传 | 东莞志愿者网
邮箱 >
搜索 >
东莞文明网
您的位置:中国文明网首页 > 文化风采
东莞迎恩门:莞邑原点地标符号,传承存续千年文脉
发表时间:2020年11月09日 来源:东莞文明网 字体:[][][] [关闭]

   

  作为东莞地标,迎恩门见证岁月流转与历史沧桑 

  回望浩浩历史长河,有着超过1260年建城史的东莞,不但镌刻着岭南文明长久发展的闪亮印记,同时也留下了诸多别具特质的城市符号——对于东莞人而言,西城楼(即迎恩门)可谓最为生动、熟悉、亲切的共情见证,无论孩提抑或成人,都有着关于它的一段记忆,时光漫步,每一刻都是崭新的,但西城楼却是太多人心内永远不变的港湾与归宿。

  是的,从“城市文化标志”角度审视,西城楼作为莞邑大地如今仅存的古城墙,当属最具代表性的地方建筑、最为重要的历史文化遗存:在唐代确定位置、修筑砖土城墙后,明洪武时期以御敌所用加固建成,并得名“迎恩门”。1958年在原有基座上整修,并重新加筑二层城楼——就这样,数百年来迎恩门巍巍矗立,无声胜有声,将东莞地域文化的历史内涵磅礴传递,且在不断修葺、完善工作的努力下历代延续,已成为东莞文化的最直观象征。

   

  迎恩门城楼在东莞市的地理位置示意图 

  600余年的风风雨雨中,东(和阳)门、南(崇德)门、北(镇海)先后化作历史尘埃,古城墙也在东莞的城市建设过程中成为追忆,唯有迎恩门历久弥新,宛若“沧海遗珠”,惯看秋月春风。2008年,西城楼被正式认定为“东莞城市原点”,在更为壮阔的时空维度彰显不凡,继续在光阴流转中凝望变迁——旗峰山下凝神遥望,莞邑地标般存在的迎恩门,在无尽的时空之中,将厚重深邃的东莞历史文化进行着最为生动的诠释。

  【迎恩门简介】 

   

  唐至德二年(757),东莞县城移至,建西城门于此,砖筑,屡有重修。明洪武十七年(1384),改砌以石,今之城门,即其遗迹。城门有两重,距此前门五十公尺尚有一城门(俗称“仔城”),上有石刻匾曰“迎恩”,故西城门号迎恩门。仔城一九五八年拆除。

  迎恩门上原有城楼,清末已毁,民国间,建简陋之城楼,一九五八年改建今状。其顶之绿琉璃瓦,为资福寺中大雄宝殿原物。城楼历四十六年,已有敝朽,遂于二○○四年十二月大修,次年一月竣工。碧瓦飞甍,红墙丹柱,颇具壮观。

 

  傲然矗立的迎恩门,是东莞城市底蕴的恒久标志与象征 

  “根”深蒂固 莞人乡情系之于此 

  2010年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上海世博会中国馆等知名建筑的设计者何镜堂,在回到家乡东莞莞城参加一场交流活动时,曾如此形容自己眼中的西城楼:“莞城要衍生文脉,而西城楼就是东莞的根,我们要好好保护西城楼,因为这代表着东莞的历史”——而这也是大多数东莞市民的共同心声。

  古今中外,人们对于“美”的认识与理解,纵然有着语言、风俗之别,但实质上高度统一。正如美国作家爱默生的经典总结“城市是靠记忆而存在”,能够长久留存于脑海,且代代相传沿袭守望的建筑,或许就是最为直观的呈现,留存在当地人脑海中的,自然也就有着各自不同的情怀风貌。

  “其实从心底讲,并没有刻意去关注它的那种特殊感觉,因为西城楼一直在那里,就好像东莞人的老朋友一样。”作为土生土长的东莞人,陈广坤表示,“但只要到了重要的节日,这里肯定是最有人气的地方,举办的各种活动都是最能代表东莞的,就是很熟悉、很亲切,不用多余的客套。”

  历史在不断演进,西城楼不仅对东莞人有着不一样的印象,也令越来越多的外来人士领略着这座岭南名城的历史韵味。“在我看来,西城楼就是东莞的标志,虽然是以现代制造业闻名,但这里依旧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。就好像提到北京就会想到天安门、提到西安就会想到钟楼一样,西城楼也是东莞的视觉符号。”在东莞工作、生活多年的李立如此描述。

  恢弘大气 巍峨历史承载其中 

  既然被广泛理解为“城市符号”,那么,西城楼究竟有何独到之处,站在这个角度,不妨重新了解——

  迎恩门,位于东莞市莞城街道西正路,在唐代土墙基础上于明洪武十七年(1384)重建,位于彼时东莞城西,民间故称“西城门”“西城楼”,明、清两代均有重修和扩建。原城墙与道家山、钵盂山、东(和阳)门、南(崇德)门、北(镇海)门三座城门相连,城外有壕沟,形成了完整的防御工事体系,共同守护城内百姓。

  之所以说“守护”,就需要回到历史中解读:明朝中期,随着地方财政需求及北方中央控制力衰退,游弋于珠江口屯门东莞一带的倭寇势力,逐渐萌发进犯之意,在东南沿海屡有侵扰行动,而当时的东莞城墙“只不过是沿袭自唐代的一段低矮土墙,一旦出现有组织的大股倭寇洗劫,难以担负起军事防御任务”。由此,时任南海卫指挥常懿审时度势,集合力量修筑东莞城墙。

  根据史料记载,仅用一年时间,常懿指挥下的全新东莞城墙便竣工启用,“长1299丈,高2.5丈,厚3.5丈。城墙上每隔30丈,设有一警铺,共有40个,并筑有雉堞2031个。城墙东西南北又分别设有和阳、迎恩、崇德、镇海四座城门遥相呼应,与城墙环护东莞城,形成铁桶般的守备屏障,只要把城门一关,倭寇就无法入城”。再经考证,几处城门中,东(和阳)门、南(崇德)门军事意义更为突出。

  

  走过风风雨雨,迎恩门与莞邑大地共同见证沧桑岁月 

  3 无言史书 厚重积淀源远流长 

  从专业角度理解,城墙作为“石头书写的历史”,是华夏文明重要的体现形式,不但反映古代建筑科学、军事科学,更结合不同地域自然、人文因素,有着显著的地方特色。虽现无整体保存,一段古代东莞城墙的夯土层仍有实物。

  从正式修筑至今的600余年里,迎恩门作为莞邑门户,始终是东莞的战略、商贸要地。整体而言,当下的迎恩门城楼为重檐歇山顶,首层红砂岩石建筑,为最初样貌从未更改,二层为1958年重修城楼建筑。具体回溯,历代整修也均可考证:

  明嘉靖年间,知县孙学古加以修葺城墙,增高四尺。因发生叛兵,知县舒应龙提议增筑月城,后任杨守仁完成;

  万历元年(1573),因隆庆末倭寇作恶,知县董裕修城墙432丈;

  崇祯年间,知县李模、汪运光两次重修城墙、修缮城楼;

  清雍正六年(1728),知县周天成勇自己薪俸重修城墙,增设作战器械;

  清乾隆年间,因飓风袭击,五次重修城墙及四城楼;

  清嘉庆年间,因飓风袭击,五任知县分段修复各处城垣及城楼;

  清同治年间,两次修复北城楼。

  ……

  对于迎恩门数百年间的加固升级,同样也在写就着东莞更为真实的历史,过程中的卓绝与坚韧无需多言,这座城楼与莞邑大地以更加贴切的方式,在多个层面交相辉映,让一代一代东莞人形成了深刻的城市记忆。

  毫无疑问,西城楼作为物质性遗产,是东莞人无法切割的实物所在,生动记录着城市的史脉与传衍,展示着它宽广而深厚的年轮。时空叠加之下,东莞的历史文化在目之所及处巍然延续传承,展现着不因光阴改变、从未淡化神采的魅力,对于家乡的自豪感,在人们的心中薪火相传。

  世代地标 珍贵遗存升级修葺 

 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随着城市建设发展,1958年至1959年,西城楼在原有基座上重新整修,而后又在城楼通道两侧各增加一小券拱门,之后继续进行多次整体修缮——“红墙绿瓦、飞檐斗拱、画梁彩柱、鲜艳绚丽,但仍保存了明洪武年间始建时的基座,原本用来防御的雉堞也被改为了方便群众登高赏景的栏杆”。

  1982年,迎恩门被公布为东莞县文物保护单位,2019年成为广东省第九批省文物保护单位。这段更为贴近的历史,依旧是东莞人情怀的直接彰显——

  根据记载,20世纪70年代,西城楼进行重修,“将原来一条通道、两重城门改为三条通道,中门为大型车辆通道,两侧小门为自行车和人行道”;1982年成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后,进行定点管理。

  2005年初,再次大修后的西城楼与莞城文化广场联袂亮相,2011年进行细致翻修,“城门以大块红砂岩石垒筑,城门之上建有城楼,楼顶为重叠歇山式构筑,有36根大圆柱支撑。双层飞檐琉瓦楼顶,八个飞檐角,都挂着精巧的风铃,四面通透。城楼下留拱形门洞,镶有近尺厚以坚实木材做的大门,门有两个大铁环作抽手,门环为虎头垫”。

  2018年春节前,西城楼最近一次进行重修,主要对基座及二楼外立面进行修缮,完工后“基座上腐蚀的空隙和刮痕被填补,门洞里剥落的表层重新刷上红漆,飞檐斗拱经过清扫之后更加古朴典雅,斗拱上的墙画进行了填色处理,历史的厚重感扑面而来”——环顾现代化的东莞市内街景,这座代表性历史遗迹越加呈现出复古神韵,目之所及,恰若惊鸿一瞥。

  5 区位显要 中心地带辐射广泛 

  迎恩门城楼的“遗世独立”,与东莞历史文化密切相关,继续将视野转向历史——在岭南文化中占有极其重要地位的东莞,文化底蕴深厚,文物遗存丰富,见证岭南文明起源,被视作“粤海第一门户”。迎恩门的所在地,正是在东莞历史上长期扮演“核心”角色、位于东莞市境北部偏西位置的莞城街道。

  根据相关资料考证,莞城街道“自唐至德二年(757)将县治迁至此,并改名东莞,至今有1250多年的历史,一直是政府机构办公之所,为东莞市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中心”。之所以选址于此,也有着前人的高度智慧:莞城位于东江支流中部,三角洲与平原交汇之处,“既能避免受到大的水患灾害,又能利用东江支流发展交通运输。”。

   

  明永乐东莞县城图 

  东莞古县城奠基后,历代宋、元两代,于明初由南海卫筑成石城,“之后虽屡有修建,但城内基本格局一直保留至今,历史遗存也多有保存。特别是迎恩门,既是体现县城格局的主要要素,也是明代卫所制度的重要历史见证”。

   

  清康熙东莞县城图 

  几乎是在迎恩门建成的同一时期,在宋元两朝基础上,莞城增筑新城,规模有所扩大,为明清时期规模进一步扩大奠定了基础。同时,莞城新增“布政司、急遁铺、察院、府馆、税课司、镇海司、南海卫等行政机构,关帝庙、英烈祠等宗教建筑”。明(崇祯)《东莞县志》记载:明末莞城居民区被划分为“三坊一厢”——三坊即阜民坊、桂华坊和登瀛坊,位于城内;一厢即迎恩厢,位于西门楼外,以迎恩城楼命名。

  

   

  民国时期东莞县城图 

  清朝初年,各地发展放缓,据其间《东莞县志》记载,莞城街巷分布与明末相差不大。但在经过康雍乾近百年的“休养生息”后,珠三角地区经济快速发展,人口相应激增,莞城格局也发生重大变化:嘉庆年间的《东莞县志》记载,莞城“街巷有77条,城内街巷43条,城外34条”。在此基础上,民国时期的《东莞县志》记载莞城街巷达到226条,“城内街巷97条,城外街巷已达到空前的129条”。

  6 莞城寻迹 错落古迹转角邂逅 

  以迎恩门为代表,莞城在东莞历史发展中的意义可见一斑,从这里向周边踱步,不同年代的古迹鳞次栉比,时空交错中,莞邑大地的根系脉络绵延相继,以下试举几例,管中窥豹:

  市桥路——民间流传的“东莞旧八景”诗云:“黄旗山顶挂灯笼,市桥春涨水流东。凤凰台上金鸡叫,宝山石瓮出芙蓉。彭峒水濂好景致,海月风帆在井中。靖康海市亡人趁,觉华烟雨望朦胧”,其中的“市桥春涨水流东”便是描绘市桥景色。据史料记载,市桥在北宋原名德安桥,桥两边为沿街商贩,两岸为茶居酒楼,商业活动繁荣;

  旨亭街——相传明代于迎恩门外,设有“一驿站及一亭”。但凡圣旨来到莞城,县令需出迎恩门在此接旨,“驿前街”与“旨亭街”就此命名。北起葵衣街、南达振华路,充满书香之气的旨亭街,走出过众多饱读诗书的莞邑名士,容庚、容肇祖、容媛三位近代学者所在的容家,便世代生活于此;

  却金亭碑——位于海上丝绸之路沿线重要位置的东莞,在明清时期与周边国家的商贸往来极为繁盛,位于光明路、教场街街口的却金亭碑,立于明嘉靖二十一年(1542),通过纪念明代番禺县尹李恺却金不受的廉政故事,反映着中国、泰国民间往来的生动史实,在研究明代对外贸易及涉外税制改革方面有着独到的历史意义之外,更凸显着民风淳朴的东莞人文环境,镌刻下了一段值得千古颂扬的廉政故事;

  可园——从迎恩门城楼沿西正路经过阮涌路,以园林文化更为直观彰显岭南风貌的可园,便是莞城的又一处文化圣地,莞邑底蕴与景合一:始建于清道光三十年(1850)、耗时约14年完工的可园,为莞城博夏人张敬修所建,继承中国古代园林的主要造园法则和手法,在三亩三(2204平方米)土地上,“亭台楼阁、山水桥榭、厅堂轩院,一并俱全;廊庑萦回,亭台点缀,叠山曲水,极尽园趣”;

  凤凰台——“凤凰台上金鸡叫”,这一“东莞旧八景”同样在迎恩门旁写就着东莞文学史,原址在宋朝时建有上清观,旁有雁塔,凡中举者均在塔碑上题名。传说山上有凤凰草,曾引凤凰来,每日均有凤凰在啼叫,故名凤凰台。明代中叶,榜眼刘存业《凤凰台》诗说:“城中几许佳山水?胜日来游只凤台。”

  约在1461年,东莞诗人陈靖吉等十五人在此成立“凤台诗社”,激扬文字470余年,直至抗日战争前。凤凰台几经修毁,至民国只剩红石台脚,2005年初,以“凤苔秋霁”为主题的雕塑,重新呈现“凤台诗社”的久远文化——东莞文化图腾之地,徜徉恣肆写就新篇。

   

  穿过迎恩门,不经意间便与东莞历史邂逅相逢 

  莞韵悠长 岁月滋味经久不忘 

  作为东莞历史建筑的代表,西城楼无疑是东莞这座古老城市的恒久地标,是对于城市历史的集中回忆,在不变的空间里延续着东莞历史文脉,而最为可贵的是,它从未远离东莞人的生活。

  如前文所述,从明清至民国,以西城楼为圆心辐射,莞城的商品经济活动迅速发展、并因便利的交通条件形成规模,以豆豉街、茱萸街、卖麻街、皮鞋巷、元宝街、钉履街等以商品命名的街道为代表,佐以与南国气候相宜、更有助于商品买卖交易进行的骑楼建筑群,事实上的“西城楼商圈”,早已客观形成。

  进入现代,西城楼继续与东莞人朝夕相伴,关于这座城市的经历,在这里都能找到回忆——1952年,东莞工人文化宫建成,在那个文化资源相对匮乏的年代,工人文化宫是本地居民最为主要的休闲娱乐场所;而后,随着1959年前后二层城楼工程焕彩,这里越发成为当时的“打卡地”;改革开放的春风,也让这里迅速开花,1981年开业的运河商场,是当时东莞最大的国有零售百货企业,人流如织的场景是为常态……

  与西城楼有关的过往,东莞人一路走来,想必都会有自己的回忆。从这里出发,悠然行走间路过的斑驳,正是最为耀眼的城市符号,任何时候只要目光交错,都会燃点起你的不变记忆——东莞最为闪亮的“文化名片”,莫不如此。

  【主要参考文献】 

  1.历代《东莞县志》;2.张伟龙《明清东莞城镇地理初步研究》;3.广东省东莞市地名委员会《广东省东莞市地名志》;4.东莞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《第九批广东省文物保护单位推荐材料·迎恩门城楼》等

  (来源 东莞报业全媒体记者 王晨征/文 郑家雄/图
责任编辑:梁 玉婷
回到顶部
相关报道
热点新闻
> 更多
·中共中央宣传部、中央文明办等16部门关于开展2020年度全国学雷锋志愿服务“四个100”先进典型宣传推选活动的通知
·东莞捧回17个省级精神文明建设奖项,快看都有谁?
·文明东莞,感谢有您——致全体市民的一封信
·重磅!东莞蝉联全国文明城市“五连冠”
·推行“公筷公勺” 深化“光盘行动” 制止餐饮浪费 倡议书
·东莞市第四届童谣创作大赛评审结果公示
·致东莞市民朋友的一封信
·关于2020年东莞“新时代好少年”名单的通报
主题活动
更多>>
微信图片_20201112161710.png
220.jpg
微信截图_20201012103432.png
微信图片_20201009131321.jpg
微信截图_20200812105840.png
微信截图_20200421105053.jpg
微信截图_20200417151811.jpg
文明播报
> 更多
·图说我们的价值观作品征集展示
·全城征集!“文明东莞随手拍”有奖活动等你来参与
·东莞莫家拳、茶园游会联袂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示名单!
·2020年征兵工作正式开始 首次开展一年两次征兵
·从“输血”到“造血”东莞援疆交出一份满意答卷
·走进“无声世界”,东莞举行第四届手语公益大赛总决赛
·人居环境大变样!数读东莞创建全省农村人居环境示范市成绩单
·东莞7家博物馆入选“国家级”,你都去过吗?
镇街动态
> 更多
·至少500年历史!茶山“茶园游会”入选国家级非遗名录公示名单
·南城:建设高品质城市中心 实现颜值内涵双提升
·松山湖园区首个长者饭堂正式揭牌
·大朗首家镇村共建城市阅读驿站启用
·虎门执信公园成新时代文明实践点
·万江新洲涌:截污清淤提景观 古村焕发新生机
·中堂人“做冬”要吃“咸丸”“冬团”,看完瞬间饿了!
·展现网格员风采!“南城网事”作品征集评选揭晓
地方文明网站
中央文明办主办 东莞市文明办承办 东莞时间网制作维护
备案号:京ICP备06033490号